商业银行全球资金管理中的各类风险:激励理论的视角

时间:2019-04-16 22:35

  解决这一问题必须要明确认识到总行与境外分行之间的上述委托代理关系,除满足各国监管的刚性约束外,还要充分平衡流动性监管中的责任和权利,根据获得各国央行流动性管理工具的难易程度决定境外分行的流动性风险偏好和资金支持力度。如前文所述,境外分行在满足所在地监管要求的同时并没有直接享受其央行的资金借贷便利,总行为满足监管所付出的成本并没有得到相匹配的直接回报,但境外分行仍可通过许多方式间接享受境外央行的流动性管理工具。首先,随着境外分行在当地业务的不断丰富、系统重要性的不断提高,虽然可能面临更加严格的监管,但也可以享受当地货币当局的融资便利(例如表1中所列出的目前美联储公开市场操作的23家一级交易商中,除美国机构外,大部分为欧洲、日本、加拿大等地金融集团位于美国的分支结构);其次,前文提到的央行货币互换,也是我国银行获取外国央行间接的流动性支持的重要途径;再比如境外分行在所在国吸收的零售存款和同业融资,也间接享受了外国央行通过向市场注入流动性所维持的资金价格;最后,在通过上述方式直接或间接获得境外央行流动性支持的同时,也应加强属地监管沟通,争取更为有利的监管政策,实现获得流动性的“权”和满足审慎监管的“责”之间的匹配。

  首先,现代中央银行价格型货币政策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各类借贷便利工具维持短期资金价格,从一定意义上讲就是市场流动性管理:当某一商业银行无法以合理价格从市场融入资金时, 如果可以通过上述央行货币政策工具获得资金,则不会出现流动性问题;但央行无法获知商业银行是否确实无法以合理价格从市场获得资金,亦或是通过从央行获得廉价资金从而盈利,因此存在央行和商业银行之间的委托代理问题。在差额集中管理模式下,商业银行内部总行和分行间同样存在类似的委托代理问题, 即使总行承诺为分行提供流动性的资金价格是市场价格,总行也依然难以获知分行是否确实无法以合理价格从市场获得资金。

  进一步地,解决上述最后贷款人和代理人之间信息不对称的通常做法是最后贷款人对代理人施加激励相容约束,即只有在代理人满足约束的前提下,最后贷款人才会在必要时对代理人予以救助;同时提高违规成本,即对代理人不能满足约束的情况进行重罚。通过上述方法可以缓解流动性管理中的信息不对称问题, 这也是次贷危机后宏观审慎管理的逻辑。在境内本、外币全额集中模式下,流动性风险集中于总行,本国央行和商业银行间的委托代理问题可以较好地被宏观审慎管理所解决。